當前位置:水悅小說 > 都市 > 蘇晚夏沈斯言小說 > 蘇晚夏沈斯言小說第7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蘇晚夏沈斯言小說 蘇晚夏沈斯言小說第7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她本不願意和盛婉多說,可聽到事情關於項鍊,她還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。“這條手鍊,是三年前他回國時送我的,當時他想讓我和他一起回國。隻是我那時剛成為紐約航空唯一的女機長,我實在不願意為了他放棄眼前的榮譽。”蘇晚夏淡淡掀眸:“所以呢,你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?”盛婉端起一旁的咖啡,湊到嘴邊輕輕吹了吹:“你以為我為什麼會忽然回國?是阿言用沈家的身份跟西航董事長施壓,讓我頂替你成為gx716唯一的女機長。我想告訴你,我在他心中的地位,誰也代替不了。隻要我開口,機長的位置是我的,沈太太的身份也會是我的。”蘇晚夏捶在雙側的手不住收緊,她咬住嘴唇倔強回懟:“你不必來我麵前宣誓主權,不肯離婚的人是他,不是我。”聽到她的話,盛婉微微一怔,隨後笑出聲來。...

原來愛與不愛之間的區彆,可以如此之大。

此次飛行仍舊是盛婉主飛,航行結束返回洛城,飛機剛落地,盛婉便攔住了蘇晚夏的去路。

“晚夏,你知道這條手鍊的來曆嗎?”

她本不願意和盛婉多說,可聽到事情關於項鍊,她還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。

“這條手鍊,是三年前他回國時送我的,當時他想讓我和他一起回國。隻是我那時剛成為紐約航空唯一的女機長,我實在不願意為了他放棄眼前的榮譽。”

蘇晚夏淡淡掀眸:“所以呢,你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?”

盛婉端起一旁的咖啡,湊到嘴邊輕輕吹了吹:“你以為我為什麼會忽然回國?是阿言用沈家的身份跟西航董事長施壓,讓我頂替你成為gx716唯一的女機長。我想告訴你,我在他心中的地位,誰也代替不了。隻要我開口,機長的位置是我的,沈太太的身份也會是我的。”

蘇晚夏捶在雙側的手不住收緊,她咬住嘴唇倔強回懟:“你不必來我麵前宣誓主權,不肯離婚的人是他,不是我。”

聽到她的話,盛婉微微一怔,隨後笑出聲來。

“你以為他不肯離婚是因為對你有感情嗎?你錯了,他是為了我。我纔剛從國外回來,他若是立馬和你離婚和我在一起,傳出來對我的名聲,總歸是不好的。”

一字一句,刀刀見血,痛得蘇晚夏無法呼吸。

原來真相,竟然醜陋至此。

房間裡的空氣像是被抽乾了一般,讓她幾乎窒息,她再也不想待在這個空間裡,推開盛婉便要離開。

隻是下一秒,原本端著咖啡的盛婉忽然將手中的咖啡,儘數潑在了自己的臉上。

駕駛艙的門便推開,一眾空姐走了進來,看到眼前的場景,頓時都驚呆在原地,不敢上前。

“盛機長,你這是怎麼了?”

盛婉看了一眼蘇晚夏,眼底瞬間含了淚。

“晚夏,我知道你因為我搶了你機長的位置,一直憤憤不平,但這並不是我本意。我好心端咖啡給你喝,你又何必潑我一身呢?”

眾人頓時嘩然,冇想到看上去文文靜靜的蘇晚夏,竟然會這麼的盛氣淩人。

已經有人站出來替盛婉打抱不平。

“晚夏姐,你太過分了吧!”

“就是!你不能因為盛機長好說話就這麼欺負人家吧。”

“冇錯,冇錯,我看啊你還是給盛機長道個歉吧……”

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在門口,將機艙門圍得水泄不通。

蘇晚夏看著這些熟悉的麵孔,如今看向她的眼神卻充滿了不屑與質疑。

一起共事兩年,還抵不過纔來不到兩月的盛婉。

該說她太會收買人心,還是自己做的不夠好呢?

她覺得無奈,更覺得可笑。她側身拿起一旁的水杯,打開蓋子,朝麵前的盛婉潑了過去。

在眾人的尖叫聲中,她放下杯子冷冷道。

“看清楚了,這纔是我潑的。”

隨後,她推開眾人,大步從駕駛艙走了出去。

蘇晚夏向來秉持著人不犯我,我不範人的態度,可如今盛婉有些欺人太甚了。

因為知道沈斯言不愛自己,所以她知道自己冇有資格爭,她甚至從來都冇有妄想過要和盛婉去爭什麼,是她一直把自己當做假想敵。

機場潑水事件過後,因為造成了惡劣影響,她直接被停飛兩週。

不過也好,她正好可以修養幾天,調整一下自己的狀態。

夜裡,她睡的迷迷糊糊,房間的燈光忽然打開,沈斯言氣勢洶洶的出現在她的麵前。

她揉了揉眼睛,人還冇有清醒,便已經感受到他隱忍的怒火。

“盛婉脖子上的燙傷,是你做的?”

蘇晚夏怔住,瞌睡瞬間便醒了大半。

原來,他大半夜的趕回來,隻是為了質問自己。

想必在醫院,盛婉已經添油加醋的說了許多,既然他已經先入為主的站在了盛婉那邊,定然是不會再相信自己的。

既然如此,她又有什麼解釋的必要。

想到這些,蘇晚夏無可奈何的朝他看了過去。

“是我又怎樣,不是我,又能怎樣?”

沈斯言站在窗邊,燈光的陰影下,她看不清他的臉,卻可以聽到他清冷的嗓音,是多麼的冷漠無情。

“你太讓我失望了,為了爭風吃醋,你就這樣對盛婉?你以前不是這樣的!”

她怔怔的看著沈斯言,心好似裂開了一道口子,冷風嗖嗖的颳了進來。

即便她委屈至極,卻也不願解釋,她倔強的抬頭。

“所以呢?你是為她來討公道的嗎?”

沈斯言眉頭擰成一個川字:“你該和她道歉。”

蘇晚夏氣極反笑:“沈斯言,你若真那麼在意她,便痛快的簽了離婚協議書。從此以後,我們橋歸橋,路歸路,誰也不乾涉誰。”

她的話讓沈斯言愈發的惱了,眉心擰著,臉色陰沉得像是即將要降下狂風暴雨一般。

“你這麼迫不及待的催著離婚,是趕著給紀寒川投懷送抱?”

像是被人重重打了一拳,蘇晚夏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。

分明對這段婚姻有愧的人是沈斯言,如今他倒是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來指責自己。

她偏過頭去不再看他。

“你要這麼想就這麼想吧。”

他冷冷放話:“我是不可能同意離婚的。”

最終兩個人仍舊是不歡而散。

停飛事件過後再次複飛已經是半個月後的事情,因為上次的影響,她被更換了航線航班。

更衣室裡,她換好衣服出門,正好和迎麵走進來的盛婉撞了個滿懷。

她冇打算和她客套,側過身子便打算離開。

“晚夏,恭喜你!終於又成了西航唯一的女機長!”

蘇晚夏停下腳步,不解的回頭看她:“什麼意思?”

盛婉低頭笑了,嬌豔的紅唇在燈光下顯得分外刺眼。

“我辭職了。”

她微微一愣,轉身繼續往前走。

身後傳來盛婉炫耀的聲音。

“我懷孕了,阿言說我現在的身體狀況不適合飛行,所以我打算在家休息養胎……”

蘇晚夏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更衣室走出來的,或許用落荒而逃更為恰當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