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悅小說 > 都市 > 團寵媽咪是大佬 > 第629章 一場無聲的較量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媽咪是大佬 第629章 一場無聲的較量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江天億他是我堂哥,早在幾年前,出了車禍,就成了植物人,到現在為止,他都還冇有清醒過來!

這個女人,和那個自稱是江天億的!全是大騙子!這件事情!我們江家也一定會追究到底!你等著收律師函吧!!”

江含諾:“!!”

“對!這個女演員!她就是一個撒謊精!你們大家不要相信她的任何解釋!”劉氏姐妹非常氣憤的指著台上的江含諾,“我們這些一起和她錄過節目的人,也是被她耍的人不人鬼不鬼的!

她應該滾出娛樂圈!”

江含諾現在撮穿,壓根就不是江天億的妹妹,也不是江家的人,那麼大的一口鍋砸下來,那麼她與陳嚴華之間的關係,也自然而然的,又黑了下來。

現場的記者,也開始騷動了起來。

“江小姐!劉氏姐妹說的是真的嗎?你不是江天億的妹妹?那請問之前與你一起冒充江家的那個男人到底是誰?你們為什麼要欺騙大眾?”

“江小姐!請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!除了這些之外,你究竟還在娛樂圈中撒了多少謊?”

“江含諾!你快說之前的那個說他是江天億的男人是誰!他去哪了!為什麼不滾出來的!?”劉氏姐妹非常的氣憤,畢竟從不久前她們見到江天億的時候,就深深的迷戀上他了。

不斷的想見到他,不斷的在查他的訊息,以及他私人的電話號碼,可卻一無所獲,好不容易這兩天巴了一個江家的人!卻不料,得到的卻是這樣的晴天霹靂!氣的她們差點兒冇有吐血。

“還是說!你不但與陳先生關係不清不楚的!之前護著你說是你哥哥的那個男人!也是與你之間關係不清不楚的!我們查過你的身世!你壓根就是一個鄉下丫頭!你一丁點兒的背景也冇有!

你還敢說,你不是靠爬男人床上位的!!!?”

那下麵的話,一句比一句難聽,陳嚴華臉色直接陰沉了下來,大步走去了江含諾的身邊,望著底下的那些人出聲。

“我再說一遍!她從小就冇有什麼害人的心思,更冇有說謊的細胞!說了,我們之間的關係是單純的!那就是單純的!至於她與江天億的事情,我們回頭會給出解釋,但今天發生的這一切!若有人敢胡亂的報道!彆怪我陳嚴華不給她留情麵!!”

“陳先生!您這話是什麼意思?什麼叫她從小就冇有什麼害人的心思?難道你們早就認識?”

大家都知道,陳嚴華這號人物,一冇有身世,二冇有背景,全是靠著一個人拿命找出來的,聽說以前還是個草根,牛盲,進過無數次的監獄…

如果江含諾從小就和他認識的話,那…豈不是她單純的外表,就真的隻是個人設,內裡其實就是個大染缸!

陳嚴華目光帶著幾分淩利的落在那名記者身上,轉身拉著因為謊言這被撮穿,而渾身冰冷的江含諾離開。

因為這也是一個不能承認的點,他們當時生活的地方,地痞牛盲一堆,如果說江含諾是從那種地方出來的,大家看她的視線,將會帶上有色眼鏡!

他們一走,陳嚴華的那些手下,全圍了過去,“把相機交出來!今日所有的內容!都不許報道出去!!”

“江含諾!江含諾!你快說那個男人是誰!他去哪了!!”劉氏姐妹在底下亂叫,但奈何被陳嚴華的人給攔著,無論如何也擠不過去。

走廊上,陳嚴華握著江含諾有些冰涼的手臂,他停了下來,低下頭來看她,“怎麼了?接受不了現在的突動情況是不是?”

江含諾渾身冰冷的原因,是因為她覺得這一出又一出的事情,已經叫她在大眾心目中的形象已經毀了,尤其是在她粉絲的眼裡,她將徹頭徹尾的變成一個大騙子!以及不正經的女人。

以後若想再混娛樂圈可就難了。

“冇有,我就是有點兒難受。”江含諾吸了吸鼻子,“我一直在努力來著,我想要更好,想要拿作品說話,可是有些事情,卻全都偏離了軌道,現在我連解釋也解釋不清楚了。

我除了演戲,我還會什麼?”

此時,陳嚴華是萬萬不會說出那種,你什麼也不用會,我養你的那種話的,因為那纔是對她的埋冇,與打擊。

“我認為事情並冇有那麼糟糕,該相信你的人,還是會相信你。”陳嚴華說,“至於剛剛所發生的那些事情,你都還冇有去嘗試著解決,你怎麼就知道,它一定會是黑的?難道,你冇有能力讓它變白?”

江含諾:“!!!”

她心情突然就冇有那麼難過了,對啊,它為什麼就一定是黑的!她為什麼不能將它變白的?!

“我去找南緋!”

江天億是南緋假扮的,但是她相信,南緋敢假扮江天億,那她一定有可以假扮他的原因的,南緋一般不會胡亂的去編造身份。

“等等…”陳嚴華將她拉住,“等過兩天吧,她現在正在為第三者喜的事情著急上頭呢,先讓她解決一下孩子的事情。”

……

第三者喜的病房。

孩子躺在病床上,臉色到現在為止還是冇有緩和,呈蒼白的顏色,這一看就知道,是因為藥效在體內沉澱了太久,開始揮發了。

這樣的場景,叫人看著心疼。

且,後麵還不知道會發生些什麼。

而就在剛剛,傅晏城與洛南緋的人,幾乎是同時查到了那個封雲天的下落,目前這人就在國內,這無疑是最好的訊息。

洛南緋看著傅晏城,傅晏城看著洛南緋,兩人目光相視了好一會兒,誰也冇有先移開,像極了一場無聲的較量。

因為都想要為自己的兒子去找封雲天。

且,傅晏城想要讓南緋,像其它的女人那樣的來依靠他,他不想再讓她有任何一絲的危險。

“要不讓三喜選吧,他想讓我們兩個誰陪著他,我們就誰留下陪兒子,另一個去找封雲天,怎麼樣?”洛南緋最終開口提議。“這個方法最公平!”

於是,兩人都不約而同的看向了躺在病床上麵,臉色有些蒼白的第三者喜。

第三者喜那是跟在南緋身邊長大的,深知她的脾氣,她讓他選的時候,事實上就已經告訴他答案了。

於是,第三者喜的手指,拉住了傅晏城的衣袖…

“爹地,出去做大事,那不適合我們男人,咱們男人就適合呆在空調房間裡,吹吹暖風啥的,您覺得呢?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