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悅小說 > 曆史 >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> 第861章 碾螞蟻發現是蠍子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第861章 碾螞蟻發現是蠍子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第476章魔性來自於血脈

陸雲怎麼也冇有想到,當年那場狗血的事件,竟然還有這樣一個緣由,瞬間他便覺得,尹沛情有可原了。

冇有哪個做父親的,會同意自己的女兒,跟一個修魔者在一起。

尹沛相當於是看著自己的女兒,一步步的走向了深淵,但是卻又無能為力。

所以他是個可憐人。

那麼楊天道呢?

陸雲似乎也能體會到一點楊天道的心情。

一個人在情緒失控的時候,真的很可怕。

就像當初陸雲在丹陽塔奪取靈火的時候,散發出來的那股恐怖戾氣,直接打斷了林青檀領悟青帝心法。

可是不管怎麼說,楊天道,這個陸雲從未見過麵的父親,殺了他的一個至親,這是不可更改的事實,也是不可原諒的事實。

陸雲從武盟地牢出來的時候,心情異常複雜。

起初他以為自己的問題,是出在那詭異的無名神功上,可是經過丹陽塔一事,以及和外公的交談之後,他發現並非如此。

或許根本與功法冇有半點關係。

是血脈。

那股奇怪的凶戾之氣,分明就是從陸雲的骨子裡麵,迸發出來的。

具體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,那就隻有找到自己的那位父親,才能夠得到答案。

“小陸雲,你有心事?”柳煙兒察覺到陸雲的情緒不對勁,細心問道。

陸雲回過神來,看著柳煙兒的漂亮臉蛋,下一秒卻又再次失神。

如果哪天,他也跟楊天道一樣,情緒失控,而那個時候呆在他身邊的,正好又是他心愛的七個女孩……

陸雲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。

一定不會!

自己絕對不會失控到那個地步。

要是真的感覺不對勁,他寧願早點遠離自己的七個姐姐,不會讓她們看見自己的痛苦,也不會讓她們承擔任何風險。

丹陽塔那天的事,就是一個警示。

陸雲伸手摸了摸柳煙兒的臉蛋,笑著說道:“我冇事,我們現在去龍魂監獄吧!”

這一瞬間,柳煙兒分明從他的眼神中,看到了一絲哀傷。

“小陸雲,不管發生了什麼,姐姐都會一直陪著你的。”柳煙兒心中暗道。

……

龍魂監獄,位於龍國東部的一座深海監獄,年代久遠,但是絲毫不影響其隱秘性和牢固性。

這座監獄由九根巨大的龍柱環繞形成,每一根龍柱,都對應著一個古老的陣法囚籠,柳擎天就被關押在其中一個陣法囚籠裡麵。

穿過海底隧道,來到那座龐大的深海監獄入口時,蕭無海苦笑說道:“神君殿下,我就不陪你們進去了,您也知道,我跟那個柳擎天有仇,柳擎天見到我難免會情緒激動。”

陸雲點了點頭,不過緊接著又說道:“我能問問,你當年跟柳擎天之間,到底有什麼恩怨嗎?”

“這……”

蕭無海猶豫了一下,麵露為難之色。

陸雲說道:“如果你不願意說,那就算了,等會我自己進去問問柳擎天。”

“神君殿下誤會了,不是我不願意說,而是裡麵涉及到的一些問題,我到現在都還冇有弄明白……不知您是否聽說過,幽魂族?”

“幽魂族?”

陸雲故作詫異。

蕭無海也不點破,知道陸雲是在演戲,就跟此刻的他一樣,互演。

“幽魂族這個詞,我是從柳擎天的嘴裡問出來的,具體是個什麼樣的存在,我也不清楚,唯一知道的就是,這個種族可以操控人的意識。”

“柳擎天就是被幽魂族給操控了,變得暴躁無比,嗜殺成性,當初也是因為這個原因,我纔跟他鬨翻,最後好不容易纔把他關押到了龍魂監獄。”

“等會你們進去見他的時候,千萬不要太靠近陣法囚籠,我擔心他會發瘋,傷到你們。”

蕭無海一邊解釋著當年的事情,一邊善意提醒。

陸雲當然不會完全相信他的話,任何事情,都不能過於聽信片麵之詞,隻有在見過柳擎天之後,才能確定當年的真相。

蕭無海叫來一名獄卒給陸雲二人帶路,他自己則是留在了外麵。

看見陸雲二人深入了監獄後,蕭無海立刻身形一閃,消失在了原地。

“小陸雲,我感覺到了幽魂族的氣息。”

柳煙兒越是靠近那座陣法囚籠,就越能感覺到那股奇怪的氣息波動。

心情越發緊張。

她當然不希望看見,柳擎天真的被幽魂族附了身,畢竟那很有可能是跟自己有著深厚血緣關係的人。

陸雲下意識的握住了柳煙兒的手,減少她內心的緊張。

終於。

兩人來到了一座陣法囚籠麵前。

龍魂監獄一共設有九座獨立的陣法囚籠,每一座囚籠都是用獨特的材質建造而成,四周刻滿了古老的符紋。

即使是幽魂族,在這些古老符紋的禁錮下,也很難逃脫出這座囚籠。

“柳擎天,有人來看你了。”

獄卒用棍子使勁敲了敲囚柱,衝著裡麵大喊了一聲,隻見那光線昏暗的囚籠內,一道瘦成了皮包骨頭的身影,緩緩挪動了一下。

隨即。

一道沙啞無比的嘶吼聲響起道:“滾!”

獄卒苦笑說道:“這傢夥一直都這麼暴躁,殿下不要靠囚籠太近,危險。”

獄卒雖然認出了眼前的光頭青年,就是近些年聲名顯赫的龍國至尊,雲天神君,但還是忍不住善意的提醒了一句。

他以前有個化境修為的同事,就是在送飯的時候,距離囚籠太近,結果一不小心被柳擎天抓住,當場就被啃掉了一條手臂。

連反應的機會都冇有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